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教育教研 >> >> 正文
古文注释商兑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崇文中学 | 日期:2015年5月12日 | 浏览910 次] 字体:[ ]

古文注释商兑

 

王力先生主编的《古代汉语》(修订本),作为最早的全国高校文科统编教材之一,融文选、常用词、通论为一体,内容丰富,体系新颖,在古汉语教学中有着广泛的影响,是一部具有权威性的著作。

由于书成众手,难免白玉微瑕。在使用该教材的过程中,笔者发现文选中一些注释不甚恰切,特录出以就正方家。

 

 

《左转隐公元年》:“君子曰:颍考叔,纯孝也。爱其母,施及庄公。”

 

注:纯,笃厚。

翻检辞书,笃厚乃真诚、纯一的意思。把这一释义带入句中,总觉得有些隔膜。真诚纯一的“孝”和“施及庄公”逻辑上没有内在的联系,让人感觉文意不畅。其实,“纯”除笃厚义外,还有其引申义——大。《尔雅.释诂》:“纯,大也。”《诗.鲁颂.宓宫》:“天赐公纯”嘏,福也。“纯嘏”就是“大福”。“纯”在句中似应用“大”训之,“纯孝”即博大的孝,因其博大,故能“施及庄公”。

 

厚敛

 

《左传宣公二年》:“晋灵公不君。厚敛以雕墙。”

 

    注:厚,重。敛,加重赋税。

    如是看来,注释把“厚”视为动词,是“加重”的意思。“厚”作动词用,文献中用例甚少。《辞源》(修订本)所列“厚”的五个义项,均为形容词。其中第二义项:“重、大、多、深。”书证就是:“《左传宣公二年》:‘晋灵公不君。厚敛以雕墙。’”又引:“《战国策秦一》:

‘大王又并军而至战,非能厚胜之也。’注:‘大也。’”注意,这里“重”与大、多、深、”并列,不是动词“加重”之意,而是形容词。准此,则“厚”在句中应训为“大、多”。

    敛,《说文》:“敛,收也。从攴佥声。”《尔雅释诂》:“敛,聚也。”

“赋税”乃敛的后起引申义,文中应以本义“收、聚”释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“厚敛”似应释之为:“多多地收聚”。译得活一点,就是“大肆搜刮”。

从结构上看,“厚敛”与“雕墙”是状谓关系,而不应视为并列的两个动宾结构。

 

 

   《左传成公二年》:“(郑丘)缓曰:‘自始合,苟有险,余必下推车。子岂识之?——然子病矣。’”

 

    其中,“子岂识之?”注:你难道知道这些吗?岂,副词,难道。

    乍一看,“岂”训为“难道”不错,但细审文意,就不那么对劲了。

    齐晋之战中,晋军的主师是克,解张为御者,郑丘缓为车右。此话是郑丘缓针对郗克为箭所伤,叫苦不迭地说“余病矣”而言。“你难道知道这些吗?”作为车右向主帅这样质问,口气未免太生硬,不符合人物身份。古人讲究谦敬,作为车右这样抢白主帅乃属大不敬。笔者认为:“岂”,这里应通假作“其”。王引之《经传释词》:“岂,其也。”黄侃批注:“岂,训安,训焉,训曾,本亦其字之借”(岳麓书社1984年版)“其”训为表委婉的语气词,可译为“大概、恐怕”。“子岂识之”即“你大概知道这些吧?”同样是反问句,语意是肯定的,于语气上却缓和多了,符合郑丘缓车右的身份,以及骨子里对主帅客贪生怕死的蔑视,而语言表达上又很为传神。

 

舆师

 

   《左传成功二年》:“(韩厥)曰:‘寡君使群臣为鲁卫请,曰无令师陷入君地。下臣不幸,属当戎行,无所逃隐,且惧奔辟而忝两君,臣辱戎士,敢告不敏,摄官承乏。’”

  

注:无令师陷入君地。不要让许多军队深入您的国土,即不要让晋军进一步攻齐,无通毋,不要。,众多,许多。

    这段话是韩厥在俘虏逢丑父(丑父与齐候易位,韩厥认为丑父是齐候)时,说的一段外交辞令。不要让许多军队深入您的国土”是不是可以让人理解为:众多的军队深入国境不行,部分或少部分军队深入齐境是可以的。不然,就直接表述为“不要让军队深入您的国土”岂不是更清楚?何必用“许多”来限制“军队”?这样理解,逻辑上是成立的,不算强词夺理。造成这种理解上的歧义,关键就在于“师”一词。笔者认为,“”应注为“兵车”。《说文》:“,车也。”从字形上看,从车,车乃其初始义。古代车战,兵车即为军队的借代。而“,多也”见于《广雅释诂》,“众多、许多”义乃属后起。“”在句中,以其本义“兵车”释之,应该是文从理顺的。

“无令师陷入君地”就是“不要让军队深入您的国土。”“”、“师”同义连文。

 

 

   《战国策赵策》:“(触龙)入而徐趋,至而自谢曰:‘老臣病足,曾不能疾走,不得见久矣’。”

 

    注:曾,放在“不”字前面,加强否定的语气。

    此注含糊其辞,语焉不详。从行文看,似乎视“曾”为语气词,但“曾”又无语气词用法,故只好含混。其实,“曾”这里应注为:“竟,简直。副词。”它表示事实出人意料之外或已达到某种极限。“曾”有“竟”义,王引《经传释词》、杨树达《词诠》早已发之,注释应吸收前贤的研究成果。

  “老臣病足,曾不能疾走”译为现代汉语就是:“我腿有毛病,简直不能快跑。”

 

  

《战国策楚策》:“不知夫穰候方受命秦王,填黾塞之内,而投已乎黾塞之外。”

   

注:填,指布满军队。

此注应破字为训。填释为布满军队,有增字为释之嫌。填释为布满尚可,但无“布满军队”的意思。假设诚如注释所谓,则应表述为:“填兵于黾塞之内”,下文“投已乎黾塞之外”可勘对。“填黾塞之内”应该是纯然的动宾结构,而无需增字解为状谓。句中“填”通“镇”,上古“填”、“镇”音同,二字通假,用例甚多,不烦具引,“镇”就是“镇守”,以此释之,则于文无滞矣。

 

施劳

 

《论语·公冶长》:“颜渊曰:‘愿无伐善,无施劳。’”

 

注:无施劳,指不把劳苦的事加在别人身上。

此话本有二说。注释乃本何晏《论语集解》引孔安国曰:“不以劳事置施于人。”而朱熹则训“施”为“表白”,“施劳”即表白功劳。均之二说,窃以为朱熹的解释更为妥帖。

“施”有表白之义。《淮南·诠音训》:“功盖天下,不施其美。”《礼记》祭统注云:“施犹著也。”

次之,从结构上看,“无伐善,无施劳”对文。“伐”注为“夸耀”,则“施”训“表白”乃顺理成章。

其三,既为对文,结构要求对称。如果把话译为现代汉语,一为:“不夸耀自己的好处,不把劳苦的事加在别人身上。”结构上不对称。又迂曲为释。比较:“不夸耀自己的好处,不表白自己的功劳”,优劣自明。

笔者认为,此注应择善而从。

 

洿

 

《孟子·梁惠王》:“数罟不入洿池,鱼鳖不可胜食也。”

 

注:洿,浊水不流。

此注本《说文》。如果不细加辨析,好像没什么问题。但揆之情理,就有些讲不通。“浊水不流”的池子,能否有鱼鳖?这就大成问题。“浊水”加之“不流”,鱼鳖不能生存,乃普通常识。注释貌似正确,实则误矣。

    《广雅·释诂》:“洿,深也。”“洿池”即“深池。”当为确诂。

 

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
更多..·相关评论
    ·暂无相关评论
用户名: 游客: 电子邮件: 游客: 验证码:
评论内容:(100字以内)